Archi-chan

禅宗说,如果你抛弃掉知识,那个知识包含很多,包含你的名字,你的认同以及每一样事情都包含。因为这都是别人所给你的。你的存在将会具有一种完全不同的品质,那就是“天真”,你将会再度变成一个小孩,重新被生出来

泡了一两年电音,感觉人也浮躁许多。今天打开网易爸爸听粤语歌,石头记前奏竖琴滑音一起,立马还是把本人秒的体无完肤。这么多年了,如果要我选心目中粤语,不,华语辞曲意境俱佳,还是这首1987年达明一派的《石头记》。

其实华语歌曲圈内特别是粤语歌一向不缺好辞,写词向来是咱民族的特长。众人只知方、林的好,那是周和陈唱红了他们的词,自然他们的词确实优秀!本人推荐大家去听听70、80年代的老粤语歌,可以听到许多好词。有名的像郑国江、林振强(林夕崇拜到都跟他姓了)、周礼茂、潘伟源、黄霑(不多说全才!)等等……

所以明明有这样许多好辞,我却要选这个没正经出过几张专辑的乐队的歌呢?第一,“曲子”,80年代的粤语歌多借用日本曲子,有再好的词听来总有一股东瀛味儿,多少有几分遗憾。第二,“词”,拿网易热评@生性孤独不会爱人的评论来说:《石头记》是香港流行乐史上第一首乐队冠军歌,以144个字浓缩了一百二十回的旷世巨著《红楼梦》,单以文字而论,当属二十年来中文歌词的极品。达明一派受到New-wave的影响,气质 不落俗套,音乐严谨而又毫不生涩,品味独特却不偏执,强烈的唯美主义倾向和摩登的现代气质应当只能在香港出现。第三,在我心中最重要的一点就是“意”,也就是比如像我这种人,说不清为啥就是喜欢这首歌呀!作为流行歌曲,再好的词总免不了情爱的俗套,而这首《石头记》却给人耳目一新的气质。

本人词拙,贴上天涯博主月胧西窗的一段评价:“石头记”大概是香港流行乐中极少数能称之为逸品的。 

  逸品可不是那么好当的。达明的经典作多不胜数,但能真正称作逸品的,大概仅此一首吧。 

  逸品的必要条件是“不群”,跟所属语境里的一切都不一样。“马路天使”、“禁色”、“伤势”,这些作品都属一流,但仍然听得出是“香港流行曲”,你当然可以用“本土化”的名义为它加冕,可只要听听“石头记”的第一声竖琴滑音,就明白一流作品和逸品的区别了。

  摆脱了地域的限制,不属于地理上的任何范畴,遗世独立,此谓之逸。 

  整段前奏有许多可圈点之处,最精彩的,是那个用吉他奏出的副歌(“丝丝点点计算”部分)主旋律,四度双音造成的微妙不协和感。在全曲黄钟大吕般的和声中,正是这一点点的不协和感令人反复咀嚼把玩。哪怕在黄耀明肉嗓主导的副歌部分,这个四度双音仍然清晰可闻,显然是在混音时有意为之(我甚至怀疑在前奏部分,这个双音旋律是作为两条音轨分别录制的,以便混音时能够将音高较低的那条突出)。 

  人云亦云的论者总喜欢说达明一派从英国新浪潮那里受到这样或那样的影响,事实上这些所谓的“影响”与“灵感来源”不过是乐迷的谈资,“喜欢”和“受影响”根本是两回事,整个1980年代,香港钟情于英国新浪潮音乐的乐手何其多,但达明一派只有一个。 

最后,我想说词曲作者刘以达居然是他他他他!!!

好吧贴不了照片,贫僧法号梦遗…


歌词

看遍了冷冷清风吹飘雪 渐厚

鞋踏破 路湿透

再看遍远远青山吹飞絮 弱柳

曾独醉 病消瘦

听遍那渺渺世间轻飘送 乐韵

人独舞 乱衣鬓

一心把思绪抛却似虚如真

深院内旧梦复浮沉

一心把生关死结与酒同饮

焉知那笑晏藏泪印

丝丝点点计算

偏偏相差太远

兜兜转转

化作段段尘缘

纷纷扰扰作嫁

春宵恋恋变卦

真真假假

悉悲欢恩怨原是诈

丝丝点点计算

偏偏相差太远

兜兜转转

化作段段尘缘

纷纷扰扰作嫁

春宵恋恋变卦

真真假假

悉悲欢恩怨原是诈

听遍那渺渺世间轻飘送 乐韵

人独舞乱衣鬓

一心把思绪抛却似虚如真

深院内旧梦复浮沉

一心把生关死结与酒同饮

焉知那笑晏藏泪印

丝丝点点计算

偏偏相差太远

兜兜转转

化作段段尘缘

纷纷扰扰作嫁

春宵恋恋变卦

真真假假

花色香皆看化

丝丝点点计算

偏偏相差太远

兜兜转转

化作段段尘缘

纷纷扰扰作嫁

春宵恋恋变卦

真真假假

花色香皆看化

丝丝点点计算

偏偏相差太远

兜兜转转

化作段段尘缘

纷纷扰扰作嫁

春宵恋恋变卦

真真假假

花色香皆看化




评论(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