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chan

禅宗说,如果你抛弃掉知识,那个知识包含很多,包含你的名字,你的认同以及每一样事情都包含。因为这都是别人所给你的。你的存在将会具有一种完全不同的品质,那就是“天真”,你将会再度变成一个小孩,重新被生出来

【曹郭生子】历史向?ABO.续

谁能告诉我lo的敏感词都有些啥?!

二、

“久违了,忌酒别来无恙啊…”

郭嘉微微睁眼,看到眼前的人不由皱起了眉头,一抬手用宽大的袖子挡住暖春的日头,“你来做什么…”

“在下…自然是过来向祭酒道贺,祭酒喜诞麟儿,可谓一等大功啊…”颜懋满面奉承的笑意,对着郭嘉抱拳鞠了一躬。

郭嘉不屑地轻哼一声,合上眸子继续享受这难得的春光,“你的好意我便心领了,若无他事便退下吧…”

“祭酒好不近人情呢,念在往日的情谊也让颜某瞧瞧这新生的小公子吧…”那颜懋也不管郭嘉是否允诺,提着衣摆上前走了两步,弯下身子往小摇篮里看去。

“咱们有什么情谊可论…”郭嘉起身,一颗闲适清静的心也被搅乱了,愤怒地抓上颜懋的腕子,一双眸子警惕而透出厌恶,“你也见着了,快滚…”

颜懋望着郭嘉笑了,即便是一副得意的小人嘴脸,也丝毫掩盖不住那张面庞的俊秀与俏丽,“都说拔diao无情,到底是你无情还是…我无情呢?”颜懋反握住他的手,渐渐与他贴近了身子,“难道我连那角先生都不如,被你痛恨厌弃至如此?”

郭嘉想推开他,暖洋洋的日头照在身上,使人麻痹昏沉。郭嘉轻轻一挣扎,反被他紧紧揽在了怀里。

“真好闻的nai味儿…”颜懋顺势跟进了攻势,一只手从腰腹来到腋下,zhua握住那处柔软,“曹司空只知争权夺利,杀伐抢掠,有我这般温柔体贴,懂得疼人?”

郭嘉好似走火入魔,不由地将脑袋往他肩上一靠。那只唇在自己耳边痒酥酥地吹着热风,他像个缺爱的孩子,无法拒绝这甜蜜而危险的爱护。他内心由衷地感到害怕和愧疚,又有些许怨恨,曹操已经很久没有这样爱抚过自己了。但他同时也明白理解曹操作为alpha的需求,他从不能满足于如此浅薄的肌肤jiao融,而需要从更加深刻ji情的jiao合中来获取快乐。

曹植躺在摇篮里nai声nai气地叫唤了一声,郭嘉浑身一个激灵,从这虚情假意之中醒转过来,低头一看,小家伙yao着自己指头,动弹着一双小脚对着自己咯咯笑呢。

“给我滚!”郭嘉推开他,蹲下身子轻轻晃起摇篮,“乖,咱们一会儿就喝nainai…”

“颜某虽不富绰,倒也备了一份薄礼给小公子,我想他一定喜欢的…” 

郭嘉抬头,本想打发了他走,见着他手里一个瓷制小药瓶大惊失色,“把你的好东西拿走吧,植儿消受不起!”说着抱起了曹植,要往屋子里去。

“祭酒也说是好东西了,怎么还把人往外赶呢?”颜懋将他拦在面前,轻轻拔了盖凑到曹植面前,“这样的好东西…当初还是祭酒教小的怎么食呢…”

曹植只觉得新奇,伸着一双小手嘴里咿咿呀呀地要去抓那玩意儿。

“我就说小公子喜欢的,毕竟是打娘胎里便开始食了嘛…”颜懋笑着拿指尖往那药瓶口mo了一些bai色粉末,凑过去要往曹植小嘴里放,“小公子,我来告诉你这好东西叫什么…”

“给我滚,别让我说第三遍…”郭嘉抱着孩子躲开了,“你知道我有一百种方式让你在这曹司空府待不下去,我不知道近来是哪位大人在你背后撑腰…”

颜懋听了那话,脸色明显变了。

“是谁给你胆量来招惹我的,回去告诉他,别装神弄鬼了,他那些小技俩我看得一清二楚…”

 

 

曹操议事归来,瞧见院廊下那只小摇篮和一席杂陈的书简,会心一笑,过去拣了摇篮里的拨浪鼓,悄悄进了屋。

“宝贝儿,爹爹来看你了…”曹操从郭嘉身后探出一只大脑袋,对着他怀里的孩子咚咚摇了两下手上的鼓。

郭嘉回头望曹操一眼,轻吁一口气,“主公,你这样悄然入室倒是吓坏了嘉…”

曹操笑着从后头搂上他的身子,“孤就是想逗逗咱们的植儿,刚睡醒吃nai呢?”

郭嘉点点头,笑着抓起曹植肉嘟嘟的小手吃了一口,“小家伙最近又长了许多,抱会儿手就酸了…”

曹操心中欢喜,凑近郭嘉的脖颈偷香两口,鼻子敏感地一嗅,“你身上什么味儿?”

郭嘉心里一惊,慌乱地抱着孩子换了个方向给nai吃,“今早文若过来了,想来蹭上了,不知道他如今又沉溺什么香了…”

曹操却不傻,若有所思地又吸了吸那味儿,是自己熟悉的气味。曹操很快便想到了,他每日都要批奏文案,又岂会忘了那个在一旁抄录批画之人,是他…曹操紧紧捏上了拳头,心中的嫉妒和愤怒油然而生。

“今日难得暖和,我想着一会儿给植儿洗洗身子…”

“又洗身子?上回孤过来就见底下那帮人洗来着…”曹操从郭嘉怀里抱起曹植,满心欢喜地dou弄起来,“小孩子成日里洗澡不好,仔细冻着凉了…”

郭嘉低头合上衣襟,系着衣带说道,“上回?主公还记得上回来看植儿是什么时候?”

曹操语噎,这才想起自己已在程昱那儿厮混了大半月。

“宝贝儿,今日爹爹和娘一起给你洗澡澡,好吗?”

“诶,主公若闲的无事,便自个儿找活干,别拉上嘉一块儿,光顾着他一日的吃喝就已经够累人了…”说着掀了帐帘子,懒懒地往床榻躺去了。

曹操假装耐着性子在外头哄了一会儿孩子,一颗心却早在郭嘉身上。终于熬了有一炷香的时辰,把怀里的人扔给了侍从,自己悄声悄息地蹑步进了房,蹭了鞋子轻轻爬上榻来。

“近来jun务zheng事繁杂,孤不来看你,奉孝心里可有怨了?”

“让主公有此之感嘉实在抱歉,只是这喂nai哄孩子的日子难免烦闷难熬…”郭嘉背对着他躺在里侧,望着手里的竹简不由轻叹口气,微微侧头望向他道,“主公,嘉…又想撺掇主公起兵了…”

曹操吃了一惊,摇着脑袋苦笑两声,伸手将他揽在怀中,玩味地捏上他娇弱的下巴,“孤的军师祭酒,这回你又盯上哪个倒霉鬼了……”

郭嘉没有正面回答他,反而问道,“攻打袁绍一事,主公可有决定了?”

曹操不由皱起眉头,这正是他近来甚为头疼的事情。每遇议事,底下的人又分作两派,各说一词,实在令人难以决断。

“袁绍地广人多,又有四世三公的声势,孤…到底还是要忌惮他几分……”

郭嘉不屑地轻哼一声,玩弄着腰间的衣带绕上柔指,“主公怕这冢中枯木作甚,要嘉说,主公有十胜,袁绍却有十败,何足惧也…”

曹操听了那话,抱着他哈哈笑起来,“孤真有奉孝说得如此之好,连孤自己都觉面红心跳了…”

郭嘉躺在他臂弯里,眨着一双明眸点点头,“主公可决定了,这仗打还是不打?”

曹操挑唇一笑,低头往那张美玉般的面庞覆去,“奉孝要如何,孤可一向都是依你的…”

郭嘉接受住他久违热烈的爱fu,他深刻感觉自己仿佛又变回了那个不谙情事的雏儿,满怀不安抵触同时又渴望期待他之后的宠幸。

曹操将唇贴上他秀气娇弱的下颌,稍稍用劲,shun出一朵粉嫩的花苞。

郭嘉抓紧了他的背,身子敏感地微微一颤,吐出半声喘息。

“主公,嗯…嘉还未能…”郭嘉感受腰间的衣带也被那只大掌扯松了,心中亦知曹操的心思已不在打仗上了。

“孤明白…”他自然明白的很,想要攻占山头,要么唯快不破,直捣黄龙;要么步步为营,请君入瓮。郭嘉固守一隅,他急不得也快不得。曹操安抚着抱住他躺下了,灼烫的吻沿着优美的颈线一路来到他胸前。

郭嘉轻轻推了他,自己也明白不过是耗费气力徒劳罢了。他轻吁口气,想尽量舒缓伸展自己这副紧绷僵硬的身子,来迎接曹操隐忍数月的yu望。

曹操喘着粗重的气,松开他胸前的花朵,“奉孝,你在怕孤么?”

郭嘉睁开眸子,眼前已蒙上一层水汽,纤长的睫毛挂上了晶莹的泪花。郭嘉轻轻发着抖,不知所措地摸上他的胸膛,“对不起,主公…嘉只是有些不适应……”

“不适应?”曹操皱起眉头,他此刻正yu火焚身,也难再作包容体贴,将自己的下身更往他腰腹蹭去。郭嘉这句话,对他而言实在是床第之间的大不敬。

“到底是不适应还是不想呢?”

“主公,饶了嘉吧…”郭嘉睁着一双泪眼苦求他,心中虽有万分委屈不快亦难作反抗,被他粗bao地褪去层层屏障。

“主公,很迟了,植儿该吃nai了…”

曹操气火当头,听着他那些虚伪的借口,手上更不知轻重,揉上郭嘉那还处哺ru期的ru房,ji压出些许ru汁。

“啊!疼…主公…”郭嘉感受他的火热的唇han了上来,伴着牙齿的ken咬。“别这样…植儿还要吃的…”

曹操shun一会儿便退了出来,拿双指指尖夹住ru头ji出少许,坏笑着凑近他面庞,“涩的很,孤可想不明白了,那小家伙怎么成日里总爱窝在你怀里吃nai呢?”

曹操那话音刚落,曹植在外屋却是不合时宜地哭喊起来了。

“主公,植儿真的该吃nai了…”郭嘉合上衣襟,颤颤巍巍地要起身,一下又被曹操握住肩头按在了榻上。

“奉孝也说过的,饿了便找他ru娘去…”曹操强迫将他压在身下,一手扯下了他的濡裤。这一身香肌玉骨,最美不过那两腿之间的旖旎风光。

郭嘉颤抖着bing住了双腿,抓着胸口极力平复自己紊乱的气息。耳边是曹植撕心裂肺的哭喊声,他却什么也做不得,只得绝望地伸出一只手,对着帐帘外唤着曹植的名。

曹操像只贪婪无比的猛兽,非要将自己的猎物玩nong到精疲力尽才能满足地一口吞下。郭嘉虚弱而敏感,在他手里轻而易举地xie了两回,已是一身汗腻,粉熟可口了…

曹操这才心满意足,一只手流连着摸上大腿根部,抑制着万分悸动往那处探去。郭嘉被扯到痛处,喊了几声疼。曹操只以为他退缩害怕,俯身安慰着赏了他一段甜吻。

“主公…嘉不能……嘉疼……”

曹操笑着抚上他的脸蛋,替他理了理汗湿的乌发,“奉孝乖,不怕,孤像以前一样让你快乐舒服……”

郭嘉无力地摇摇头,以示内心的抗拒。屋外曹植的哭声渐渐小了,他心中却难平痛楚,忍受着他粗砺手指的碾压bo弄。更糟糕的是,生产时那种昏天暗地般的痛苦与折磨感渐渐袭上心头,这使他愈发紧张失了qing欲,身子僵硬地难以承受曹操满yi的热情了。

曹操微微察觉他的异样,轻轻抬起他粉白的臀,却是怔住了。

“主…主公,别看…求你了……”

曹操身子一颤,回过神来,也不再强求了,过去抱起他的身子。

“都近半年了,孤把你交给了华元化医治,他每日又是如何照顾你的!”曹操心中气愤,但更觉心痛怜惜,安抚着替他穿上了衣。

“主…主公,元化尽职尽责,是嘉…不好……”

曹操心疼地抱紧了他,饮下他那滴酸楚的泪珠,“都是孤不好,让奉孝受了委屈……”

 

曹操喊侍从进了屋,替郭嘉收拾了身子,自己过去哄孩子了。那曹植已哭得出不了声,时不时轻轻哽咽两声。

“还能给他吃nai吗?ru娘的nai头他是死活不咬,真要饿死自个儿……”

郭嘉从他怀里小心接过孩子,环在臂弯让他吃上了nai。

“对不起,主公,嘉让你扫兴了……”

“别这样,奉孝……”曹操往他身旁一坐,轻轻将他揽进怀中,“是孤混蛋,不懂得体贴人…”

郭嘉拍着曹植的小身子,抬头望他一眼,“主公是主公,不必也无须懂得……”

曹操感叹一声,鼻子却没由来的酸了。想着那仍是肿胀充血的伤口,他生产时的情景仿佛历历在目,顿感心痛难忍。

 

“宝贝儿,是爹爹不好,瞧瞧这小脸都哭花了,爹爹给擦擦……”

郭嘉微微一笑,“他要一吃饱了nai,就能动弹半天,可真是淘气,像主公吧…”

曹操附和着嗯了一声,但一细想又觉得哪里不对,摇摇头道,“其实是像奉孝呢,这孩子长大了,一定聪慧好看…”

“嗯,元化说植儿很健康,不像嘉是个药罐子,让嘉无需忧心…”

“你怕他夭…”曹操将那个词硬生生吞回了肚,心不由得慌乱了,“傻瓜,奉孝杞人忧天了…”

 

两人处得正好,荀彧那儿却差人过来喊曹操回去了。

曹操心里不乐意,抱着他道,“孤今夜留你这儿了……”

“主公,定是程尚书那儿有了事,于情于理主公该过去的…”

曹操轻叹口气,他心中再不舍,可程昱那儿他如今是不得不过去的。“那你早些歇下了,孤便去了…”

曹操刚要出了里屋,却被郭嘉喊住了。曹操停住步子,回头望着他,“还有何事?攻打袁绍一事,就依奉孝之见……”

“攻打袁绍固然重要,可在此前,主公不得不解决身后的小麻烦……”

曹操不屑地一笑,“呵,麻烦?孤已灭了吕布,还有比这更大的麻烦?”

郭嘉低头,不敢望着他的眼神了,“主公,这小病不医日长便成久病,久病缠身啊……”

曹操摸着腰间的剑柄思忖了一会儿,盯着榻上的郭嘉说道,“孤去取那刘备小儿的人头,奉孝当真舍得?”

郭嘉微皱眉头,怔怔望着怀里吃nai的孩子,心里明明想得透彻,口上却难以回答他的问话。那曹植也真是会挑时候,这会儿呛了nai,不住地咳起来。郭嘉回神,忙拍着他的背哄了起来。

“哦…乖,没事了……”

“奉孝?”曹操立在原处又喊了一声。 

“主公,去吧……”

 

 

 

 

“小乖乖,几日不见又长大了……”

曹植仰天躺在摇篮中,被荀彧逗得直咯咯笑。郭嘉躺在帐子里头,捂着肚子也是乐得不行,起身从后头搂上荀彧,“文若,小家伙的笑声实在太魔性了,只要他一乐,我一准也要乐,哈哈…”

“植儿,是不是最喜欢别人挠小胳肢窝,还有你的小脚丫子呀…”说着便对摇篮里的小人上下其手。

荀彧笑着制止了他,“别闹了,哪有当母亲的这样玩自己孩子的,小心一会儿孩子笑岔了气…”

郭嘉撇撇嘴松了手,一下又投进他香暖的怀中,“文若,好些时日没来看嘉了…”

荀彧安抚着他,替他轻轻顺着稍显杂乱的长发,“仲德那里我走不开啊…”

郭嘉安心闭目,吸着他布料上的香薰味。“他身体还好吧,害喜严重吗?”

“管好你自个儿的身子吧,这府里也就只有你这根病苗子…”荀彧伸手往摇篮一指,“喏,这小家伙都比你强…”

郭嘉轻哼一声,不悦地将他的手拍掉了。

“不过奉孝,我是真替主公高兴,我总觉得仲德这一胎该是alpha…”

郭嘉无言,舒适地躺在他怀里,静静听他讲话,就像很久以前那样。

“我原先还担心,主公总一门心思在你这儿,可你身子又弱,难生养…好在仲德这肚子争气……”

“文若过来,有何事要吩咐?”郭嘉伸伸懒腰,赤足下了榻,抓起几上一盅酒,仰脖吞下一口。

“怎么?无事我便不能过来瞧你了?”说着抱起了曹植,轻轻颠着他的小身子逗他玩,“植儿,叔伯过来看你,心里可欢喜?”

郭嘉立在窗前饮了几口酒,回身望向他们,只见曹植对着自己直咿呀叫唤。

“小家伙,你也要尝尝他的味儿?”说着几步走近了,将手里的酒盅往曹植小巧的鼻尖凑去。

荀彧眼疾手快,一把握住他的手腕,“你疯了,孩子这么小…”

“不碍事,我就逗逗他…”

郭嘉往指尖上倒了些,笑着让他han在了小嘴里,“我郭奉孝的儿子,怎么能不识酒味儿呢!”

“好了,也闹够了,该说正事了…”荀彧曲膝,抱着曹植危坐于席上。

郭嘉无奈地叹口气,不乐意地往席上一歪,撑着脑袋说道,“果然,还是有事前来,植儿,你文若叔伯唬你呢,压根儿不是来瞧你的……”

那曹植在荀彧怀里也不安生,动弹着小手小脚,心里兴许还惦念着刚才的酒,一双深窝大眼直愣愣地盯着自己母亲手里的酒盅,嘴里还咂咂有声。

郭嘉笑着凑近了他的小脸,轻声说道,“等你文若叔伯走了,咱们再接着喝点儿…”

荀彧瞪他一眼,将曹植护紧了,“看来…我该找个人把主公的孩子看紧了……”

“文若…”郭嘉不可置信地瞪大了眼,扔了手里的酒盅,过去伸手将曹植夺了抱进怀里,“植儿是嘉的……”

荀彧轻笑一声,“可算你还知道护着自己的崽儿……”

 

“有什么事,你就开门见山说吧…”郭嘉把曹植往身旁一放,小心扶正了他的身子,又随手拣了个小球扔在他面前,“植儿,乖乖坐好了,自己玩会儿……”

荀彧见了又惊又喜,“哟,小家伙自个儿能坐了?”

“嗯,我也是前几日才发现的,不过坐不太稳,常常倒呢……”

“真好…待主公出征回来,也该能满地爬、喊爹娘了……”

郭嘉听了,脸上没了轻松愉悦,抬头望住荀彧,“主公预备出征了?什么时候?”

“三日之后……”

屋里静的很,只有曹植小手拨动球的叮当声。

“拿下刘备,势在必得…”荀彧覆上他的手,轻轻捏了捏,“这一回,你就陪我一起留在后方吧……”

郭嘉微微皱眉,望着一旁的小人不知厌烦地玩着小球。

“主公做事…难免刚愎自用、独断专行,嘉只怕上了战场,无人可作规劝……”

“有你陪着固然是好,可如今也是不得已。奉孝想想这吃nai的孩子,你是狠着心抛下他呢?还是让他风餐露宿,跟着你和主公一块儿受苦呢?”

郭嘉垂眸点了点头,哪个他都办不到…

 

 

 

“奉孝,你瘦了…”

“呵,主公又胡说了……”

“真的…”曹操抚摸着他背上的琵琶骨,有些坚硬硌手,“你这身子冷冰冰的总没有人气,夜里还总是咳嗽吗?”

郭嘉躺在他怀里,享受他难得的温柔体贴,听了那话,微微抬头,“没有恶化也可算是一种好的征兆…”

“唉,奉孝,孤心里好怕…”

“嗯?”郭嘉在他怀里动了动,换了个姿势往他大腿上一坐,揽上他的脖子,微微一笑,“主公怕什么,还在怕那个袁本初?还是即将要面对的刘备呢?”

曹操慌乱地避开了他的目光,微笑着摇摇脑袋,“孤不怕他们,孤也不知怕什么…”

郭嘉自然明白他怕什么,无非是怕自己死了。他讨厌被人这样认为,以及那些不经意流露在他们话语和神情中的,就如此刻面前这个人一般。

“这一别,孤心中多有不舍…你和植儿……”

“主公担心什么呢?”郭嘉笑着抓起他的手,贴上自己的胸口,“嘉和植儿在后方安定无事,若是随了主公出征,倒是要每日愁吃喝、防刀剑了……”

曹操摇着头苦笑两声,他自己亦觉得今夜有些心乱了。

“主公,文若说了,待主公凯旋归来了,植儿就能满地爬了……”

曹操望一眼榻边熟睡的曹植,听着他的话,脑海不由浮现那副画面来。

“呵,可嘉心里想的还是梅子…”郭嘉贴上他的胸膛,任他紧抱在怀,“后院的青梅花开了,好看得很,可嘉总觉得少了什么,没有那回主公从山腰采给嘉的好……”

曹操笑了,却没有言语。

夜深了,远远传来两下梆子声。

“奉孝,累了…睡吧……”

曹操抱着他躺了下来,他窝在自己怀中,仍是碎碎念着。

“嗯,嘉等主公回来,一同煮青梅酒喝…去年怀着植儿,都没尝出什么味儿来……”

 

 

 

翌日清晨,屋里的案上却莫名多了一束青梅树花。郭嘉捧在怀里,轻轻触po一颗晶莹的露珠。和那回的一样好看…不,更好看了……他突然便明白,不是后院那些花少了些什么,而是自己想要些什么……

 

 

响应大家的er胎,我可能让老板上了假嘉嘉+嘉嘉怀了假er胎=昱美人真怀了胎???老板表示有一句ma mai pi要对笔者说…

 


评论(4)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