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chan

禅宗说,如果你抛弃掉知识,那个知识包含很多,包含你的名字,你的认同以及每一样事情都包含。因为这都是别人所给你的。你的存在将会具有一种完全不同的品质,那就是“天真”,你将会再度变成一个小孩,重新被生出来

【圣鼎之战】三国军师混战

二、

“哎,你听说了没,世子那边好像也出了点小状况…”华佗歪在席上,就着清酒往嘴里塞了几粒蚕豆。

“哼,多大点事,不就钻出几只虫子咬死了人嘛!谁叫那几个倒霉鬼不积口德,硬说人是个娘儿们!”

“哈哈…咳咳!”华佗笑得太肆意,被口中的蚕豆渣子呛到气管,脸涨的通红,但实在又止不住笑,“哈哈!你说世子这艳福真是不浅呀…回过来再瞧瞧咱,那只黑毛怪已是丑的没人样儿了,这尸王要是把他那遮面给掀了,岂不是要吓死一片人喽!”

“哼,你当挑媳妇儿生孩子呢!”贾诩回头对着华佗勾唇笑道,又蹲下来将地上的一块木板拿开,露出一个浅浅的土洞。

华佗瞥见,打趣道,“你这藏的是腌咸菜呢还是上等的美酒啊…”说着就蹭着身子爬了过去,只见贾诩慢慢从里头掏出一只竹筒。华佗趁其不备劈手夺了过来,“果然是好酒!自个儿藏着真不够意思!”

“你快还给我!”贾诩急了,一把抓住他的手腕,按住命脉,“那不是酒…你快给我…”

“文和…”

贾诩死死盯住华佗,眼里真实闪过一丝杀意。

华佗见他动了真格,心里着实有些发毛,说起来这里头的东西晃荡起来确实不像酒,应该是一种更加粘稠的流体…华佗心里虽已有了想法,却没有道破,慢慢将手中的竹筒递还给了他。

“我有事要出去一趟,你要是离开了,别忘记把门闩带上…”贾诩将竹筒挂在脖子上,坐在席沿上穿起鞋子来。

“这么晚了,你一个人可要小心行事…”华佗揉揉自己的手腕,这贾毒士可真是名副其实的心狠手辣啊…华佗心中暗骂。

贾诩已来到门前,给自己点了一只灯笼。外面的风有些大,呼呼地吹进来,扰动了屋内的烛火。华佗抬手,用宽大的衣袖挡住风沙,酒意也渐渐上头,“喂…别被那只黑毛怪给吃喽…”

贾诩回头一笑,“就知道瞒不过你…”

华佗歪在席上,意识越来越恍惚,两眼惺忪地望着贾诩的黑影越走越远,最后只能看清一点幽暗的火红。嗯…华佗隔着层层衣衫摸上自己裆部,“酒足饭饱思淫欲,我也该回去好好疼爱我的小药童了,呵呵…”

 

 

“好孩子,有客来了…”郭嘉微微一动,斗笠上的一条串珠吊坠也随之晃动着,尾端上的一只精致玲珑的小铜铃,只有小拇指般大,飘荡起一阵灵动缥缈的乐声。

黑毛怪正歪在郭嘉身边,真像个孩子似得,蜷着身子将脑袋搁在郭嘉大腿上,发出低沉的鼾声。一听到郭嘉的话语声,身子一震,醒了过来,又打了两个喷嚏,“公……公子,来…来了好多女人…”

“呵……”郭嘉低头轻笑,对着黑毛怪伸出一根指,“我说…只来了一个男人…”

“公子胡说!”黑毛怪一把握住那根被白手套包裹住的纤指,顺势将那只柔软的手带过来,用自己那双黑而大的手轻轻抚摸着。“明明有好多女人血的味道,嗯…真香…”说着用鼻子嗅了两下。

“真没出息…”郭嘉抬起另一只手捏住黑毛怪丑陋扁平的鼻子,“你去会会他,但不许伤了人性命…”

“公子的身子越来越冰了…”黑毛怪搓着郭嘉的手,黝黑的脸上看不出什么表情,但一双明亮的眼睛透出一股担忧的味道。“我正好把他抓了来给公子当点心吃,公子今晚才好暖暖和和地睡上一觉…”

“哎…”郭嘉刚要吩咐,那黑毛怪“倏”地一跃,消失地无影无踪。

 

 

贾诩护着胸前的竹筒,手里的灯笼被夜风吹得摇摆不安。身边高耸的竹林沙沙作响,晃着可怖的黑影,似张牙舞爪的怪物。贾诩心中更加警觉起来,虽说是同一阵营的人,但自己冒然造访,若恼怒了他,可是凶多吉少啊…贾诩如此想着,突然一阵狂风席卷着漫天竹叶呼啸而过,手里的灯火尽灭,一下便陷入无边的黑暗之中。

“嘻嘻……”

贾诩心里一惊,分明听到了一种类似猿猴的龇叫声。那声音有几分熟悉,是白日里那只黑毛怪吗?贾诩竖起耳朵想再听得明白些,却只剩下呼呼的风声。贾诩立在原地踌躇不前,自己应该已身处尸王布下的结界之中,再走也是多余,倒不如在此报上家门,“在下贾诩贾文和,特前来奉上薄礼,贺尸王重生,还望笑纳…”说着低头恭敬地双手捧起竹筒。

贾诩顿觉一阵阴风袭来,刚一抬头,一个黑影从半空跃过来,挥爪将那只竹筒顺走了。

“嘶……”贾诩吃痛一声,手心已被抓出两道浅浅的血痕。

“嘻嘻……”黑夜中飘荡起黑毛怪肆意的笑声。

“是白日里的黑毛兄弟吗?有劳带贾某见见你家公子吧……”贾诩盯着黑毛怪的身影快速在自己周身消隐又现形,拱手说道。

“谁是你兄弟了!”黑毛怪突然又现出身形,朝贾诩挥爪过去,“想见我家公子,先过了我这关再说!”

贾诩身子向后一仰,躲过重击,但脚下没能稳住,快速倒退了几步,停靠在一根竹上,呼呼喘着粗气。“真是野蛮的畜生,若再不给你点苦头瞧瞧,你还真以为我贾毒士是软柿子了……”贾诩眼中透出一丝冷冽的气流,脚下渐渐升腾起幽蓝的光亮,“死黑毛,还不快些过来,这一回,看是你快还是我快!”

贾诩将身体保持灵体化,少了重力的束缚,飞速地绕着黑毛怪转着。

黑毛怪全然看不出贾诩的实体,气急败坏地上蹿下跳,胡抓乱击。贾诩嘲讽地大笑两声,突然目光狠绝,现出真身,重重在黑毛怪胸前一击。

“噗!”黑毛怪吐出一口浓稠的黑血,身子蜷在地上抽搐起来,形态有些不正常。啊…好疼…郭嘉抚上自己的胸口,来了个狠角色…

“如何?”贾诩上前踩住黑毛怪的脑袋,邪笑道,“我另添了两味药,滋味不错吧……”

 

“喂,别给我装死啊,还不起来带我去见你家公子…”贾诩用脚尖碰碰黑毛怪的身子。风渐渐小了下来,到最后竟一片死寂,只有黑毛怪痛苦的抽搐声。贾诩察觉到了怪异,竹林里渐渐升起瘴气,伴着一股令人作呕的尸腐味。

“擦,这回惹上大麻烦了…”贾诩咒骂一声,望着不知何时出现的,将自己围住的这一个个僵直煞白的死尸。

“请住手!在下不是来和尸王作对的!”贾诩竭力抵抗着这些烦人的死尸,一波又一波。

“这你又作何解释?”郭嘉现出身形,双膝跪下抱住黑毛怪的身子,“你真是太无礼了…还不快些把解药交出来!”郭嘉猛然回头,一双血红的眸子死死盯住贾诩,斗笠上的吊坠不安地晃着,激起一阵阵空灵声。

贾诩将灵气汇聚到右手手心,一个俯身用力朝地面一击,强大的冲击将死尸弹飞开去。贾诩趁着这空档,用手撑在地上大口喘着气,这人海战术真是叫人吃不消…

“我的话…你听见了没有!”郭嘉挥动手中的铜铃,满地的死尸霎时幻作粒子,消隐地毫无踪迹。

贾诩抬头怔怔望着郭嘉,那一袭飘逸白衫,轻纱遮面,清亮绵软的嗓音,实在叫人浮想联翩。尸王发怒了,可是…还真跟自己想象的有些不同,呵……

贾诩过去,蹲下来将两粒丸子塞入黑毛怪嘴里。“我的好孩子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一定把你的尸体捣烂了做成肉丸子!”郭嘉狠狠抓住贾诩的手腕。

“你的手真冰…”贾诩反握住他的手,隔着一层布料,都能感受到他的柔软。

“有什么妨碍,我本来就是个死人…”郭嘉抽回自己的手,低头轻轻抚着黑毛怪的胸口。

“放心吧,躺一个时辰就好了,倒是你…”贾诩拿起黑毛怪手里的竹筒,递到郭嘉面前,“你再不饮些鲜血,怕是连我都要敌不过了,就不要说和其它英灵战斗了…”

郭嘉望着他手里的竹筒,不争气地咽了咽口水。贾诩听在耳里,笑了两声,将竹筒塞到他怀里,“我亲自弄的,干净的很,你一定喜欢…”

 

郭嘉望着贾诩远去的身影,怔怔地出了神,这个人,为何对自己了如指掌…

 

郭嘉抱着黑毛怪回到屋内,小心将他放在榻上,又拉过一旁的棉被替他盖上。

“公……公子,对…对不起……”黑毛怪颤抖着伸出一只大手。

“胡说什么呢,我不该让你一人行动…”郭嘉握住那只大手,绕过自己面前的轻纱,真实贴上自己的面颊,“我没想到他这样厉害,都是我判断失误,差点误你性命……”

黑毛怪笑笑,“公…公子,我给你瞧件好东西,原本想再晚些拿出来的…”

郭嘉不解地望着黑毛怪,只见那只黑手慢慢从枕下掏出一只精致的丝制香囊,“公子,我知道你喜欢那人身上的味道,白日与他交锋之时便偷偷顺了过来…”

“多事……”郭嘉如此说着,却将那只香囊捏在手里,细细摸着。上头的刺绣针脚细腻,华美秀丽,凑在鼻尖一嗅,清香迷人。郭嘉醉了,不由地将香包贴上自己的面颊。那张温润如玉的面庞浮在自己脑海。郭嘉真庆幸自己面前蒙了一层面纱,不会被人瞧见此刻的模样。

“那个人…我好像见过,好孩子,在世时的事,你还记得多少?”郭嘉望向黑毛怪,他已呼呼打着鼾声。

 

 

 


评论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