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chan

禅宗说,如果你抛弃掉知识,那个知识包含很多,包含你的名字,你的认同以及每一样事情都包含。因为这都是别人所给你的。你的存在将会具有一种完全不同的品质,那就是“天真”,你将会再度变成一个小孩,重新被生出来

【曹荀】这应该可能是个矮挫黑迎娶白富美走向人生巅峰的故事~

二、

“袁兄此次孝服期满,可有想过再次应召入仕?”

“还未有打算,权且过活。”袁绍手执香匙轻轻往调香盒内置入少许丁香,凑在鼻尖嗅了嗅,又摆到他面前,“看我调香可有进步了,闻闻……”

荀彧低头轻嗅,微笑道,“我觉得甜了些,你知晓的,我一向偏爱味凉……”

“如此……再放些藿香、冰片罢!”

荀彧回身继续摆弄他的手头活,他拿起一朵阴干的牵牛花放在鼻头,却皱眉轻轻摇起了脑袋。那袁绍将新调的香置入炉内,满心欢喜地为他燃上。又过去他身旁,见他那副模样,忍不住拿手指骨节轻敲他额头,“怎么?一筹莫展,说与我听听……”

荀彧却好似受了惊,稍稍后退了一小步,又摸摸那处额头,解释道,“这牵牛花,总难留住香气……”

“呵,你何时摆弄起这等粗贱的野花,要我说,这花衬不上荀公子,你又何苦去留住它的香……”

荀彧并不回他,默默盯着那些粗野小花。

袁绍自觉有些尴尬,认识他这几年来,他也知这小子一向性冷寡淡、不动声色,所以很多时候,他真不知道他是高兴还是生气呢。袁绍走近两步,问道,“你每年那些好花呢?去何处了?”他见他皱了眉头,轻咬唇瓣,明显生了怒意。

“叫人给糟蹋了!”

“哦?是哪个!我定要替文若教训教训!”

荀彧又讪讪低垂了脑袋,“多大的事,倒不必兴师动众,穷追猛打的……”

袁绍轻笑一声,侧歪着头盯住他低垂的面容,“这会儿你又无所谓了,明明心中又不痛快,你只需与我说说究竟是何人,我也决不惹事便是了……”

荀彧抬起头来望住他,刚想道与他知,只见自个儿的书童抱着一摞书牍进了屋,大声道,“还有哪个!那个洛阳北部尉喽!”

袁绍听了心中大惊,一双眼瞪得斗大,“洛阳北部尉?!哪个洛阳北部尉?”

“哪里还有第二个洛阳北部尉哩!那个曹操曹孟德是也!”

“是他!”袁绍惊呼道。

荀彧猛地抬头望向他,“袁兄可与他相知?”

袁绍慌忙掩饰,“不…不曾相识,只有耳闻……”心中却是幸灾乐祸,已酝酿出个坏伎俩。

 

 

“秋风萧萧愁杀人,出亦愁,入亦愁,座中何人,谁不怀忧~”

“停停!爷咱们是来取乐的,别净哭愁,来个大风歌!”

那歌女稍掩羞涩的面庞,变换了个身姿,合着鼓点唱道,“大风起兮云飞扬~”

“孟德有何烦心事,说与我听听……”

“还不是这蹇硕义子之事,无罪释放,他心中气闷不过。”夏侯惇笑着接过话,一只手便偷偷探入怀里歌姬的衣襟,轻轻揉起来。

“哼,我当何事,这朝中之事你还见惯不惯么,仍像个初入仕的小官……”

曹操半趴在案上,醉眼迷蒙地盯住酒樽,“难道本初心中便可释怀,或是你心中已妥协认输?”

袁绍听了他的话,大笑两声,又将自个儿怀里的花魁推到他怀里,“咱们相聚不易,暂且不谈这些,我可是把怀中人都奉上了,今夜由你消受如何?”

曹操微醺,嘟囔道,“谁稀罕你的人……”可一双手一只唇早贴了上去。

“袁公不知,他如今心气可高,想着要娶名门望族家的姑娘,这大花魁早不入他的眼了!”

袁绍半躺于席榻之上,轻摇团扇,“哈哈,阿瞒他若肯喊我声阿兄,我便将舍妹许配与他!”

夜风渐起,吹得他酒劲儿高了。曹操赌气地将怀里的人又推还回去,喊道,“哪个王八要娶你们家女儿了!呸,这天下又不止你一家……”

他是真的醉了,晃晃悠悠夺了乐工手里的琴,胡乱拨弄着不成调的曲子,嘴里又絮絮念叨。

“那日出城去迎你,倒让我遇上了个好的,可惜是个公子……”

袁绍安抚怀中的美人,听到那句话,一张温和微笑的面庞起了波澜。

“当时我就想了,这样好看的人呢,他们家的女儿也一定不差,让我娶了来多好……”

袁绍呵呵笑着,透露出几分高傲和嘲笑的意味,“说的这样好,敢情是京城里哪家有声名的大族,只怕阿瞒高攀不得无福消受呢……”

曹操哼一声,夏侯惇接过话头,“他可连人家姓甚名谁都不知,便在此过分肖想……”

袁绍低头思忖,“我倒知道一个好的……”

曹操与夏侯惇听得了,皆拿一双醉眼望住他。

“城北的荀氏,如何?”

“那个荀子后裔?”

“我知道,去年才于颍川迁到京地……”

袁绍将团扇往曹操一指,“晓得挺多,你这个官到底当得称职。”

“他们家还有个幺女儿,听说近日便要出阁,你自可以像以前那般将娘子掳了……”

夏侯惇听了,嗤嗤地笑起来,被曹操拿箸子砸了。

“我倒是想玩玩,只不知道你这消息真假?”

袁绍不耐烦地切了一声,“我袁家一向与各地望族来往,不瞒你说,这喜宴当日的请柬我都收入袖内了。怎么样,咱们偷偷瞧瞧新娘子去,这日子又苦闷得很……”

三人不做声,面面相觑,却已悄悄下了决定。

 


评论(3)

热度(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