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chan

禅宗说,如果你抛弃掉知识,那个知识包含很多,包含你的名字,你的认同以及每一样事情都包含。因为这都是别人所给你的。你的存在将会具有一种完全不同的品质,那就是“天真”,你将会再度变成一个小孩,重新被生出来

【曹荀】这应该可能是个矮挫黑迎娶白富美走向人生巅峰的故事~

一、

光和三年,洛阳城,柳絮风轻,梨花雨细。

一日,曹操携了夏侯惇早早出了府衙,二人牵了马,一路踏着芬芳的春泥往城郊去了。

 

“春日迟迟,卉木萋萋。仓庚喈喈,采蘩祁祁……”

“孟德好兴致,这袁本初孝服归满,你二人又可一处嬉玩。”

“如今朝纲崩乱,佞臣当道,也就这件事能让阿瞒我舒心半刻……”那曹操在马背上大大伸了个懒腰,嘴里叼着一根狗尾巴草儿,身子一颠一颠被马儿驮着行进。

“那你可有准备,一会儿招待他去何处?”夏侯惇轻扯缰绳,跟了上去。

“暖香阁……好酒,好歌,好姑娘,哈哈……”

曹操正自开怀,前方却突生事端,打闹辱骂之声渐渐大起来。他自然败了兴,将嘴里那根草扯了揉烂在手心里,下了马几个大步朝人群走去。

“又是这蹇硕之子,在此欺压弱民!”夏侯惇愤愤骂道。

曹操气得两手叉腰,一双眼往四周扫视,见几个执勤的小兵抱着五色棒,只窝在酒馆墙墩处观望。

“你们这群饭桶!见人犯法,何不拿下!”

那几名小兵见迎面走来自己的头头,忙起身一脸慌张为难,“大…大人,那可是蹇校尉的干儿子,咱…咱们动不得……”

曹操啐一口,“去他娘的!我管它天王老子,凡有犯事者,不论庶民豪贵!”二话不说,夺了小兵手里的大棒,过去将那蹇硕义子一顿棒打。

 

 

“公子,今年雨露丰盈,这花比往年开得好些,不枉咱们出城采了这许多……”

“呵,四哥今年举孝廉,我正好也替他备一只,望他前程锦绣……”荀彧低头轻嗅怀中的花篮,再抬头,眉头微微一皱,“前面发生何事,咱们权且在此停驻,避避风头。”

荀彧跨坐在一匹高头白马之上,一身素白锦织华服,腰间的玉缎上垂落一只青色的佩环,还有一朵芬芳的锦囊。他还未及冠,一头青丝铺陈在肩头上,自然还有耳边那两朵稍显稚气的发辫。

“怕是洛阳北部尉的人又在闹事……”

“洛阳北部尉?”

“公子不知,那个曹孟德?”

“略有听闻,不甚了解……”

“那曹孟德一入京为职,便申明禁令、严肃法纪,造五色大棒十余根,悬于衙门左右,还放言道,‘若有犯禁者,皆棒杀之’。”

荀彧低头抚弄花朵,自言自说道,“这宦官子弟,倒也有勇识,也知仁义礼信……”他如此想着,望着满目的鲜花呆呆出了会儿神。再反应过来,却是个放牛的牧童,轻轻扯着自己的衣摆。

“荀公子,我家的牵牛花今早开了遍,我特意采了来给公子您作香囊……”

荀彧笑着让一旁的书童接了过来,又赏了那孩子几个五铢钱。

 

 

“孟德!打不得了!再打就出人命了!”夏侯惇上前制止道。

曹操将棒一扔,向一旁的小兵喝道,“先将这无耻之徒压入狱中,我明日再审!”说罢往马背上一跨,将马鞭一挥,“被此事耽搁,本初那小子该急了!”

曹操与夏侯惇飞奔起来,直直往城门赶去,不想迎面撞上荀彧的队伍,顿时人仰马翻。荀彧避讳不及,慌乱中急扯缰绳,却失了怀中的花篮,满地鲜花尽被马蹄踏烂。

一旁的书童替他牵住缰绳,“公子!公子可无事?”

荀彧微弓着身子抱住马颈,仍是心魂未定,“我的花…尽失了,那无礼之徒可恨……”

“公子,是那洛阳北部尉,曹孟德呢……”

荀彧听得书童在耳边轻声念道,一回身,见着一个中等身材(说矮就是啦╯︵╰)的年轻男人,抱拳对自己笑道,“这位小公子,打翻了你的花实在抱歉,但曹某今日有急约,不可失信,待来日定当负荆请罪,奉上鲜花!”说罢又飞奔走了,扬起一阵黄尘。

 

 

“好生俊俏的公子,看那派头我还以为是哪家的小姐偷穿了男人衣服出来游春……”

“未可知也……”曹操一脸戏谑,“他家若有女儿,我曹孟德一定娶了来!”

夏侯惇猛抽一鞭子,笑话道,“你这话要让袁本初听得了,他又该拿家世压你,说你痴人做梦呢!就论这天下门生,也该奔袁家去了,干你曹操何事!”

曹操哼一声,却笑得更洒脱了。


评论(7)

热度(46)